单人婚礼:一种新的婚礼形式 单人婚礼:一种新的婚礼形式 单人婚礼:一种新的婚礼形式

● ● 

单人婚礼:一种新的婚礼形式

今年9月, 在意大利, 40岁的劳拉· 美诗(Laura Mesi)举办了一场浪漫隆重的婚礼。她身穿白纱,手戴钻戒,唯一与众不同的是,这是一场“单人婚礼”。所谓“单人”,指的是婚礼中没有新郎。


美诗曾经谈过一个男朋友,二人恋爱长跑12年,最终无果。当时她对好友放话:“如果我到了40岁还没找到如意郎君,我就嫁给自己。”她没有食言,最终认真筹备了一场嫁给自己的独特婚礼。“每个人应该先爱自己,童话故事也不一定要有白马王子的存在。”面对媒体的采访,美诗坦诚地说出内心想法。


在婚礼现场,美诗向亲人朋友表示:“将来某一天,假如我可以遇到一个共度未来的男生,我会很开心。但我不是依赖他才获得快乐的。”


劳拉·美诗为自己准备的单人结婚蛋糕

劳拉·美诗在婚礼上喜极而泣


劳拉·美诗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无独有偶,在今年夏天,俄罗斯女子波莉娜·阿伦森(Polina Aronson)同样举办了一场单人婚礼,并写下自己的心路历程:


“这个夏天,我结了人生中的第二次婚。和11年前在市政厅的第一次结婚不同,这一次的结婚仪式非常随性。婚礼在柏林墙公园一个荒废的混凝土圆形剧场举行,这一带曾经是东西徳的无人区。大约有500位宾客参加婚礼,但是有大部分人我从未见过,以后也不会再见。我穿着一身黑裙,戴着墨镜。场内没有伴娘,没有证婚人,更不要说牧师,连一纸证书都无。


更重要的是,这场婚礼中,没有新郎。如果一定要有的话,我就是我自己的新郎,我嫁给了我自己。”


单人婚礼的新娘:波莉娜·阿伦森

 

崛起的单身主义


单人婚礼,英语称为“sologamy”,即“嫁给自己”,是一种“自爱”和“自我接受”的承诺。这一理念最早出现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在1993年,一个名叫琳达· 贝可(Linda Baker)的女子在庆祝40岁生日的同时,举办了单人婚礼。她被认为是践行单人婚礼的“鼻祖”。


热门电视剧《欲望都市》让更多人接触到这一理念。2003年一名荷兰女艺术家自主筹办单人婚礼,引发了大量关注。此后,单人婚礼逐渐引起世人的目光,如今,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地,越来越多的男女开始追捧单人婚礼。


据美国人口调查局2016年的调查显示:截止到2015年,美国18岁以上的单身人口有1.09亿,45%的成年人处于单身状态。日本的“单身族”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一大特色,截止50岁还没结过婚的男性比例达到20%,女性也有10%。北欧地区的单身率更是高企不下,在瑞典的首都斯德哥尔摩,独居比例高达80%。


另一方面,传统婚姻带来的问题,如攀升的离婚率、婚后生活的不如意,家庭暴力、出轨等,让不少未婚人士对冲入围城惊恐万分。


单身主义正在崛起,而单人婚礼是单身者向他人一次隆重的展示:虽然单身,但是我快乐;虽然单身,但是我不缺爱,我爱的是自己。

 

单人婚礼:有人赞,有人弹


社会新趋势的发展总是比人们头脑中观念的新旧更替来得更快。一个单身主义者可能还来不及罗列单身的好处,就已经淹没在七大姑八大姨的唾沫横飞中,更不要说提出办“单人婚礼”,估计刚说出口,就被人认为是“一派胡言、胡思乱想”。但哪里有压抑,哪里就有反抗。催恋催婚的高压下,坚持“宁可要高质量的单身,也不要低质量的婚姻”这种观点的大有人在。


事实上,举办“单人婚礼”的大多数是中年女性,其中不乏受过情伤,或是想撕下身上被社会贴上的“剩女”标签。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社会学研究者加里利海·拉哈德(Kinneret Lahad)看来,当一名女性选择了单身主义,无论她怎么向身边人解释,她都会被人诟病“真是挑剔”。大众传媒也是制造“剩女”标签的幕后推手。加里利海·拉哈德在她2017年发表的著作中提出:“大众传媒和流行心理学,这两类都是为大众提供人际关系和性道德规范的重要资料。在他们笔下,用‘蛮不讲理’来形容单身主义女性算是好的了,更有甚者说她们是‘狂妄疯癫’”。


单人婚礼正是通过一系列的仪式让单身女性摆脱社会对她们的固有印象:挑剔、眼高手低、不切实际的老姑娘。波莉娜·阿伦森在她的单人婚礼上,亲自写了一首关于“爱”的诗献给自己。这不仅是一个仪式,一个步骤,更是自己对自己人生的改写。一个新时代女性应该有自己的信仰和选择,可以选择爱异性,也可以选择爱自己。正如英国喜剧演员艾丽安·淑玲(Ariane Sherine)在她2016年为《旁观者报》写的一篇文章所言:“当我们不能遇到戴着闪亮盔甲的骑士,那么我们稍稍作出一些改变。‘单人婚礼’的意义正是在于向他人宣告,我们的人生并不因为骑士的缺席而不完满。”

单人婚礼主义者:有男有女,但女性较多


单人婚礼的主力军:中年单身女性

 

不仅如此,一场隆重而富有仪式感的婚礼象征个人的成熟。而单身女性可能因为不能结婚而错失这一重要时刻。30岁的祖尔·布尔多(JoelleBourdeau)是一名离异的单亲妈妈。她一直梦想着办一场梦幻婚礼,但她的第一次结婚并没有如她所愿。她决定办一场单人婚礼,既是弥补缺憾,也是一圆美梦。

 

 祖尔·布尔多在为单人婚礼做准备

 

单人婚礼的应运而生,迎合了女性的各类需求。亚历山大·姬儿(AlexandraGill)和朋友创立了单人婚礼策划公司,她在公司的网站首页写道:“举办单人婚礼,女性也可以庆祝个人的独立和成长。” 


当然,新观念的产生,有支持者,就有反对者。不少人认为单人婚礼纯粹是一种自恋行为,不过是自娱自乐。上文提到的劳拉·美诗在将自己举办单人婚礼的照片放在脸书后,收到了不少恶意评论。另一名女摄影师格蕾丝·格尔德(Grace Gelder)在向朋友表达了自己想办单人婚礼的想法后,被善意地提醒这么做纯属自恋和陶醉自我。


对于外人来说,单人婚礼的意义不过是将单身变得合理化;但对于亲身践行单人婚礼的人来说,是一种肯定和支持。尤其在当下,未婚男士被称作“黄金单身汉”或者“钻石王老五”,未婚女子却被称为“剩女”,社会对单身女性的歧视和苛刻可见一斑。


单人婚礼的衍生服务


单人婚礼催生了一系列新兴婚礼服务。


在温哥华,塔卢拉(Tallulah)和她的几个好友一起创立了单人婚礼的婚庆策划公司,为客户提供咨询、策划和筹办婚礼一条龙服务。


在欧美等地,有人开设专门的单人婚礼课程,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教人创作关于“自爱”的诗歌、撰写婚礼誓词,安排婚礼上的音乐表演等。


在日本,单人婚礼的服务更是趋于成熟。一家公司推出了价值约2万人民币的单人婚礼套餐,包括筹办婚礼、单人婚纱照和单人蜜月游。公司负责人称此举是为了鼓励女性对自己更多一些自我肯定。


到目前为止,单人婚礼并没有获得法律上的认可。即使举办了单人婚礼,也能够继续和他人交往。单人婚礼主义者在恋爱和婚姻的选择上依然有相当大的自由度。


虽然单人婚礼难以取代传统的两性婚礼,成为主流形式,但它确实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兴趣。单人婚礼的产生固然是社会发展的产物,也是当代人在追求自我、学会自爱的路上跨出的一步。


尤其是对单身女性而言,单人婚礼的意义更甚:单身与否不能作为衡量女性生活质量高低和是否幸福的唯一标准。


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珍惜自己,好好爱自己。


文章转自“社会学了没”,公号ID:socialor

公号简介:社会有学问,一个有趣、专业、接地气的泛社会兴趣社区。让你更好理解社会,探索自我。